•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社会万象

27个婴儿被拐卖 一名女医生涉案

时间:2020-03-26 11:33:42   作者:   来源:   阅读:89   评论:0
内容摘要:   偏僻的老房子中为何会传出不同婴儿啼哭声?接到群众举报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警方由此侦破一起特大跨省拐卖儿童案。经查实,被拐卖儿童均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人数高达27名。日前,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拐卖儿童罪,对此案26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此案被告人中,有一名曾在温州一家三级甲等......

  偏僻的老房子中为何会传出不同婴儿啼哭声?接到群众举报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警方由此侦破一起特大跨省拐卖儿童案。经查实,被拐卖儿童均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人数高达27名。日前,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拐卖儿童罪,对此案26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此案被告人中,有一名曾在温州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工作的女医生。

27个婴儿被拐卖_一名女医生涉案

  东窗事发

  老房传出不同婴儿哭声

  2015年3月29日,苍南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案,称苍南县灵溪镇双益小区旁的一老房子内经常传出不同婴儿的哭声,而房主年龄偏大,不像婴儿父母,怀疑其中有蹊跷。

  接警后,苍南警方立即着手侦查,对该房子进行多日守候,发现房内人员存在拐卖儿童的嫌疑。去年4月4日下午,警方终于在房内抓获正在进行拐卖儿童交易的章某、朱某等9人,并解救出1名男婴。

  审讯发现,犯罪嫌疑人章某此前有多起贩卖儿童的行为。2013年7月左右,章某通过他人介绍,在青田火车站附近花6万元买了1名男婴,同年11月20日以8.6万元卖给下家。在拐卖婴儿的过程中,章某还带上了女友朱某和他的儿子。去年3月,章某带着儿子和朱某在石家庄花5万元买了1个出生才1个多月的男婴。将男婴带回苍南后,章某分别付给朱某2000元、儿子1500元“工资”。章某等人拐卖的婴儿“成交价”最低1万元,最高9.8万元。

  涉案者众

  嫌疑人中不少沾亲带故

  据调查,该贩卖婴儿团伙各个嫌疑人之间分工明确,形成了环节齐全的“产业链”,35名犯罪嫌疑人分别扮演着“介绍人”“抚养人”“运送人”“收买人”等角色。

  此案中大部分婴儿经跨省多次转手买卖,层层加价,主要涉及云南、浙江、福建、河北等地。经云南籍女子和某之手的多名婴儿,转卖和加价尤为突出。2014年6月,和某在云南怒江兰坪县花1万元买了1名男婴,后以3.8万元卖给下家梨某,而梨某以6.6万元卖给肖某,肖某加价至7.5万元又转卖给章某和朱某,最后朱某以8.3万元卖给他人。

  这些涉案人员之间不少“沾亲带故”,其中有“情侣档”“父子档”“夫妻档”,甚至还有一家五口“齐上阵”。该拐卖儿童团伙的“利益链”中,处于“介绍”“抚养”“运送”等环节的人员均大多有获得“报酬”,介绍人获取介绍费,抚养人、运送人则获相应“工资”。

  后续安置

  27个婴儿中15个获救

  被拐卖婴儿怎么来的?据多名被告人供述,一些婴儿都是在出生后遭遗弃。对此,检察机关认为,这仅是被告人单方辩解,对婴儿来源侦查部门还要做进一步调查,如果还有漏罪行为,则要进一步追责。

  在温州市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的事实中,温州退休妇产科女医生李某涉及的被拐卖儿童有4名。

  此次被提起公诉的有26人,其余9人另案处理。这26人分别来自温州苍南、温州市区以及福建、云南等地,其中年龄最大的79岁,最小的27岁。

  截至目前,此案中被拐卖的27名婴儿中有15人获救,其中解救后寄养在收买人处的有10名,寄养在福利院的有5名。根据相关法律,检察机关已经建议将寄养在收买人处的婴儿均送福利机构安置。目前,此项工作正在协调处理中。

  典型案例

  女医生涉及拐卖4名婴儿

  在温州市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的事实中,温州退休妇产科女医生李某涉及的被拐卖儿童有4名。

  2013年上半年,李某联系章某,约定贩卖1名男婴给章某。之后,章某联系周某、范某共同出资5万元,在温州市区“水景苑”小区李某住处购买这名男婴。该男婴被章某、周某、范某带回苍南后,经周某联系卖家进行转卖。

  2013年8月份左右,李某联系章某,约定贩卖1名女婴给章某。章某联系温某、朱某来到“水景苑”小区李某住处,由章某、温某合伙出资3万元购买这名女婴。该女婴被带回苍南后,通过朱某介绍以约3.8万元卖给他人,朱某获取介绍费从中获利。

  2014年4月份左右,章某、朱某花6万元向李某购买1名男婴。最终,该名男婴被章某、朱某以8.5万元卖到福建省福安市。

  2015年2月15日,温某、范某共同出资4.7万元,在温州市区一家医院住院部门口,从李某处购买1名男婴。之后,范某电话联系丁某开车接回苍南。温某、范某将男婴先后放置在温某家中和藻溪镇挺南山上一民房内抚养。同年6月17日,侦查机关在挺南山上抓获温某、范某等人,并将该男婴解救。

  对于被指控的拐卖儿童事实,李某百般辩解:经她手的婴儿都是孩子父母不要的,对方要求她帮忙介绍收养人,她并未从中谋取利益。

  比如,对于2013年上半年以5万元出手的那名男婴,李某这样解释:当时有位找她看病的女子说自己生了个男婴,因家庭困难想把孩子给人收养。于是,她从中搭线达成交易。“最后,我将5万元转交给站在不远处的男婴父母。”

  对于2013年8月左右出手的女婴,李某同样辩解:当时一名女子找她看病时说自己有一名女婴不想要,原因是孩子父亲坐牢自己无力抚养。最后,她联系买家以3万元成交。“我把这3万元给了孩子母亲,对方要给我2000元,但被我拒绝了。”

  对此,公诉机关认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等行为,只要实施其中一种行为即构成拐卖儿童罪。李某多次贩卖的婴儿均是联系章某等人购买,她主观明知章某等人系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还多次贩卖,她的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

  政策解读

  对收买人也追究刑责

//

  温州市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检察员王玮解释,收买人以前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在一律追究其刑事责任。这一变化缘于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简称修正案)。

  根据修正案实施前规定,对收买被拐卖儿童可以“免责”: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但修正案规定了“收买即入罪”:只要有收买被拐卖儿童的行为,就将追究刑责。不过,对收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解救的,可从轻处罚。

  此案中的“收买人”大多来自农村,部分辩称自己法律意识淡薄,不清楚收买孩子可能触犯刑法。法律意识淡薄只是“收买人”的“遮羞布”,随着修正案出台,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的打击变得严厉,这将有力打击买方市场。


滚动新闻 热门新闻 六合资讯 六合财经 Rolling news Hot news 英语新闻 社会万象 最新新闻 英文新闻 健康资讯 英语新闻 六合宝典 三合六合 今彩539 三合六合 英语忘不了 战神英语 最新资讯 滚动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万象 英语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学英语 最新财经 最新女性保健 最新乳房保健 最新阴道保健 最新子宫保健 最新卵巢保健 最新盆腔保健 最新社会新闻 最新棋牌 游戏攻略 围棋新闻 棋盘新闻 弈城围棋 围棋新闻 国际象棋 中国象棋 牌类游戏 游戏攻略